核战之为可能

日记1004

世界动物日

当我们在食肉的时候,我们在“食肉”而不是在“吃动物”,“”从动物的概念中被提取出来。上学的时候老师说过,青蛙是保护动物,不能吃。大人让我吃的时候会说:这是。蛙,家养的。好像家养的动物,吃起来就没有那么有罪恶感了。同样的问题也可以用在狗肉上,一种论点认为系统性吃狗肉的地方吃的是饲养的“肉狗”,就和其他“家畜”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不断用语词构建一睹墙,在蛮荒的土地上划出一道“文明”的分界。

(我不是素食主义者,但是我认为食肉是不好的,所以现在逐渐开始尝试量化素食,减少食肉的比重,并且开始注重自己食用的动物的养殖环境是否人道。)

目光

目光或者眼神可以构建最直接的联系,也可以对他人造成压力,优秀的表达者善用目光。但是目光未免太具杀伤力,所以我们还有语言。目光是眼与眼的对弈,语言是口耳之间的流转。从目光的对面来看待语言,或许能够让我们对于使用语言的方法有新的启发。

世界末日

如果世上只有我一个人,如果这个世界毁灭了,如果……

这些问题让我们追问到底哪些是我们的先天的本性,哪些是我们后天的习得。有没有什么东西既无法内省,又无法外求?如果世界消失,我们又该如何认识这个“业已消失的世界”?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现实生活之中总有种种限制,有阶级,有不平等,但是理念的世界却是无边无界的。投身到哲学思考之中能够让自己的思维驰骋于无边的宇宙。在观念的世界中,一个精英并不比一个底层更高级。

核战之为可能

核威慑不是一个互相保护安全的合约,而是一个暴露脆弱的合约,是枪指着头头顶着枪,每个人都把命放在对方手上的恐怖平衡。

使用核武的情况可以简单列为以下三种:

  1. 主动发动核攻击
  2. 意外触发核攻击
  3. 因误判形势而发动核攻击

认为不会有核战爆发的人将自己的论述基于如下五个条件:

  1. 对手在虚张声势。
  2. 即便得到发射核弹的指令,下面的人也不会服从。
  3. 不会有意外情况发生,比如前线军官故意或错误发射核弹。
  4. 对手不会感到自己受侮辱而选择动用核武。
  5. 危机控管完全能够控制现状。

事实上,现在仍然不把爆发核战争当作一回事的人其实是把自己的赌注全部压在了运气上。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抱着一颗冷静的头脑。古巴危机就证明,人类没有自取灭亡才是一次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