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场无期徒刑,我需要放风的时间

文题无关

也许闷头想想东西我还可以,但是辩论我是不行的。之前一段时间在朋友圈分享一些自己的看法和见闻,常被一个高中同学怼到哑口无言。这让我产生了深深的忧虑,人和人之间的想法已经差这么多了吗?

仔细考虑之后我还是为他单独设了一个分组,为的是不要让我自己陷入负面情绪太多。

但是紧接着我就想到,也许他并不是我朋友圈中的异类,也许他代表的其实是主流的意见,只是我已经偏离太远,太久,不自知罢了,其实我自己才是那个小丑。

或许这么长时间来我一直在朋友圈发一些被别人心目中的奇谈怪论和错误主张,只是他们出于种种原因选择了包容,或者无视。这让我反思,我还应该这样发下去吗?或许不应该了。或许我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被洗脑”了。

突然我觉得以前的熟悉的一切开始变得陌生。2019年年初回国之后,我没有再有机会回国,到如今已经三年半。我们共同经历了疫情,但是既没有那么“共同”,也没有一样的“经历”。环境的隔离乘以时间的长度,使得我和我心中所称之为“朋友”的人距离越来越远。我对于国内的切身体感在逐渐消失,从互联网上获取的魔幻信息更时常让我感到眩晕。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意识到国内舆论环境的变化,依旧保持着自我的表达,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出现在我朋友圈下面的留言让我感到恐惧。好像下一刻我就会被举报成为卖国贼或者人民公敌。

迷途知返。我心里的一点宽慰或许是,还好这只是发生在朋友圈。若是在其他的平台上,我可能早就已经“死”了。也许是时候控制自己言论的尺度了。


但是内心还是犹豫的,在某一个层面上,我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东西,我对于一个“更好”的世界有自己的描摹和愿景。我羞赧地认为,也许更多人向我这样想,世界会更好一点——但是我也同样深刻地意识到,保持着和我相反立场的人可能也这么觉得。所以我总是败下阵来。

输掉辩论于我来说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以说服他人作为自己的目标,我从来不强求别人接受自己的什么态度。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和态度摆出来。我谨慎提及“对错”和“是非”,因为定性常常是讨论的终点而不是起点。我也没有什么结论,更提不上什么“透过现象看本质”,我连很多现象都还没有看清楚。很多现象只要多想一点点我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复杂性,更遑论一锤定音的结论。

“被洗脑”的人是深信自己没有被洗脑的,是深信自己所掌握的就是真理的。就这个角度来说,我还算没有被洗脑,我对于自己的想法,对一些事物持有的态度,还有着充分的警觉。时常我还会“多想一步”,“再多想一步”来看问题。

但是我确实发现,一旦陷入一场论争之中,人往往会就立场而选择观点,继而放弃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我避免让自己陷入论争之中。


然而我大概还是会说,只是会低调一点,最好不要打扰到那些或许不想被我打扰的人。

于是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想看我除了发毛孩子照片和展示日常美好生活的照片以外内容的朋友,看到这条就点个赞吧(后来我又补充:简而言之,想看到我发的未删减全部内容的请点赞)”。一共收获了20个赞,给Ta们加了标签“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