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焦虑

杂志记1006

洞穴比喻

当我们在思考柏拉图的洞穴比喻的时候,常常考虑的问题是走出洞穴的人该不该回到洞穴去告诉下面的人其实他们看到的只是假象,其实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然后讨论很快就会流转到你怎么知道你看到的就是真相,你看到的是不是另一种假象……

不妨换个视角,让我们想想这个走出洞穴的人是如何走出洞穴的?是他自己走出洞穴的吗?是别人引导他走出洞穴的吗?他走出洞穴的过程中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走出洞穴的过程作为一种比喻,它的本体就是求知,或者教育。

生命与生命力

尼采说:重要的不是永恒的生命,而是永恒的生命力。生命力是面对不确定性时依然保持的那份无所畏惧的热忱。

通胀焦虑

  1. 钱失去了稳定的价值标的。今天的一个亿明天就可能不值一文。(卡内蒂)
  2. 即便是我们工资在涨,我们心理上依然难以接受商品价格的上涨。(齐美尔)
  3. 金钱成为了个体身份的标志,继而成为了个体价值的象征。通胀则意味着自身价值的贬值,让人失去对自己价值的稳定判断。这个时候人们往往更倾向于找到一个替罪羊——一个在身份地位上低于自己的群体,将这份由于自卑带来的怒火发泄在他们身上,在二十世纪,犹太人当了这个替罪羊。(卡内蒂)
  4. 通胀使得人们失去对于未来的预期能力,长期规划如镜花水月,生活的节奏逐渐加快,不稳定性也逐渐增加。如此也会造成社会整体的浮躁和动荡。(齐美尔)
  5. 通胀使得有现金的人身价降低,负债的人债务降低,一定程度上会重组社会阶层。社会阶层的重组可能会带来社会秩序的变化。(卡内蒂)
  6. 通胀更影响人们对于国家的信心,国家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维持货币的稳定,当货币价值不稳定的时候,民众的怒火甚至可能会动摇国家的根基。

超额盈利税

Superprofit是现在非常热门的话题,征收超额盈利税的概念其实是针对利润的差值征税。比如企业前年营利10亿,去年盈利15亿,利润增加是前一年的50%,这个税种旨在对这5亿征税。也就是对“分红”收税。尤其是针对垄断行业,比如能源和电信行业等等。

征税是否会造成企业投资意愿下降呢?未必。由于多余盈利要收税,企业不如不分红了,反而把这部分钱拿去投资,进行资产进一步增值。事实证明,在奥朗德执政的五年间,企业投资意愿反而提升了。但是这也有可能是短期现象,企业考虑到政局的变化,很可能奥朗德会下台,而下一任会解除这个税,他们就会通过投资的方式把红利先稳住,然后后面再派发,以此来避免课税。所以这种政策对于投资的长期刺激作用还有待观察。

但是从社会公平的角度出发,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在于企业为什么会盈利增加那么多?是因为它提供了更好的服务吗?还是因为价格的上涨?如果是后者,那么意味着这部分是穷人的血汗进入了富人的荷包。所以需要通过再分配来校正。

懒汉经济学

约30%能够获得失业救济的人没有并得到失业救济。和新自由主义的拥护者想法不同的是,并不是有救济金高就会养很多懒汉,而失业救济恰恰是帮助失业者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关键环节,失业救济的缺位让失业者更容易陷入贫困的处境之中,在物质和精神上遭受多重折磨,很难重新找到工作。让失业者安心度过失业期是失业补助非常重要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