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性同意

杂志记1011

物价上涨与薪水上涨

长时间以来,传统的经济学认为物价上涨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因为物价上涨之后,薪水也会跟着上涨。在最近IMF的一项报告中,研究人员研究了历史上22次通货膨胀的情况,证明薪水和物价并不挂钩,即便是在某些情况下出现了,也并不长久。事实上,虽然薪水的增加让名义购买力增加,但是实际购买力却远远比不上通货膨胀中物价上涨的速度。

同时,这份研究也表明,快速紧缩的货币政策却与限制通胀有非常高的相关性。

布鲁诺·拉图尔

当我们考虑一个“客体”或者一个“物件”时,我们必须同时考虑到作为“主体”的我们和它的关系与互动。主体,客体和两者的关系一同构成一个网络。脱开主体来单独讨论客体是没有意义的。比如说我们所讨论的地球或者自然,其实只包括我们能够开发、探索、研究到的地层,超出其以外的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也就不在“盖娅”之内。而当我们讨论“盖娅”的时候,我们不能只考虑人类自己,而应该把所有的生物都纳入进来——因此,在讨论“社会阶层”的同时,我们还需要讨论“地理社会阶层”。

弃剧十条

  • 追剧如磕药
  • 年代设定越来越雷同
  • 故事情节新瓶装旧酒
  • 越来越多的心灵鸡汤
  • 烂剧太多,但是不忍放弃
  • 好剧太多,需要追的时间太长
  • 回避现实生活,躲进虚构的世界里
  • 人物越来越脱离现实,越来越难通过虚构作品中的人物来进行自我完善
  • 拯救电影院
  • 不如读书吧!

阿尔兹海默症告别式

对于阿尔兹海默症或者其他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来说,家庭成员往往要经历三重告别,首先是告别与病患原来的关系,其次是告别病患原来的家庭角色,最终是告别病患的正常生活。

面对无可挽回的病情恶化,我们或许可以在心中提前为病患举行一次葬礼,要知道我们认识的这位家庭成员已经不再是原来的Ta了,Ta只能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对病患的照料,弃之于不顾,而是摆正心态来面对Ta,不再带有“多余”的情感,而是以尽量专业的态度来陪伴Ta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重新思考性同意

针对性行为,(法国)法律遵循一种“同意推定”,即如果一方没有表示拒绝,那么就视为同,而同意的性行为则不算性侵。

但是在实际情况中,常常是双方口说无凭,同意或不同意的认定标准也很难界定。毕竟还有很多男性认为“嘴上说不要,心里却很诚实”,虽然“嘴上说不要”已经是实打实的否定了。

即便是女方“同意”的性行为,其中也可能有诸多苦衷。比如她同意可能是避免自己的伴侣过度纠缠,避免之后可能的争吵,或者甚至是为了避免可能遭受的暴力或冷暴力。这种“同意”,法律常常管不到,但是我们都能感觉到其中的问题。

问题的根源之一是“父权制”的社会形态。“同意”的概念意味着,有提出要求的一方,有选择接受或拒绝要求的一方,而父权制带来的结果是,绝大多数情况下提出性需要的一方是男方,而女性必须以“同意”与否来做出回应。主动提出性需求的男性被认为是“正常”,反之,主动提出性需求的女性则会被“荡妇羞辱”。

法律规定的是底线,但是我们必须要往更高的高度看(在法国社会的背景下)。同意与否之外,我们更需要沟通。同意与否之外,其实还有很多问题可以继续追问下去。如果我们要做,做到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这样的方式我喜欢,这样的方式我不喜欢,你看这样怎么样?

我们要转换“同意”的被动性和瞬时性,把同意延长到两人的“情话”当中,不断地确认,在平等的状态下让双方同时享受高质量的体验。对话的意义不仅在于获得许可,更是在交流中创造情欲。

要知道欲望不仅仅是事先产生的,很多时候也是在过程中逐渐产生的。